《春野小神医》

开口讽刺的人是憨子。他毫不留情地对孙善财讥讽道:“孙善财,白天你是怎么说来着?你说大宝会跟城里建筑公司串通好,合伙坑大家的钱。你还说你侄子的施工队价格便宜,比建筑公司靠谱多了。你还说让大家千万别签合同,别中了大宝的圈套。这些话是你说的,砖头就忘了吗?”

孙善财被憨子一阵揭了老底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他尖嘴猴腮的脸张的通红,吞吞吐吐辩白道:“我……我也是好心……万一大宝……大宝也被人骗了。”

“哼!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才是跟你侄子串通好,想坑大家钱呢。十里八乡谁不知道你侄子的施工队心最黑,房子造了一半还要加钱。要是我们信了你的话,才是被你骗了。”

“就是。当初孙善财跟黑心张合伙收购橘子,咱们可没少被他欺负。后来黑心张死了,他才稍微老实点。没想到现在又出来骗人了。”

“大宝,你别跟他签合同!这种人是自作自受!”

“他早上还来我家,让我跟他侄子签合同呢!他还说大宝心眼儿坏,承包了天柱山自己赚钱。”

“他也不想想,要是没有大宝,村里谁造得起房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旁边的村民见不惯,纷纷义愤填膺上前控诉。

听到村民的话,林大宝的脸色也稍微有些难看。孙善财当初跟着黑心张做水果生意,在村里那叫一个嚣张跋扈。甚至他还骗张兰花签了一张三千块钱的欠条,整天上门要债。后来黑心张死了以后,孙善财在村里也老实多了。他跟着其他村民一样养殖蜜蜂,种草药,是不是倒腾一点干货生意。林大宝还以为他改好了呢,想不到他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。

孙善财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大宝:“大宝,我也是为了村里好……咱们乡里乡亲的……”

林大宝摇摇头,淡淡道:“咱们只是恰好住在一个村子而已。但是你,还不配跟我称乡里乡亲。”

“真正的乡里乡亲,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。是谁家有困难,村里人都会竭尽全力,伸出援手。”

“真正的乡里乡亲,是有喜事大家一起分享。乡里乡亲都会衷心会为他祝福,替他开心。”

“真正的乡里乡亲,是荣辱与共。是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有外人欺负乡亲,会毫不犹豫地拿起锄头,跟他并排站着。而不是帮着外人一起为非作歹,为祸乡里。”

“孙善财,你扪心自问一下。上面三条,你做到了哪一条?如果你有一条满足,我保证不计前嫌,跟你签合同!”

林大宝一番话掷地有声,字字如惊雷般落在众人耳中。孙善财更是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,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来。

“既然你这些都做不到,那就不配做我的乡亲。请建筑公司造别墅,是我给乡亲们谋求的福利。你不是我的乡亲,不配签合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