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听到林大宝的讽刺,眼镜男欲哭无泪。他倒是想躲啊,可是林大宝耳光看似轻描淡写,但却根本无法躲避。每次他闪向一旁,可是林大宝的耳光总能诡异地扇在自己脸上。

“啪!”

“这一巴掌是替焦伯打的。他年事已高,你却处处紧逼,该打!”

“啪!”

“这一巴掌是替楚若水打的!你对他出言不逊,该打!”

“啪!”

“这一巴掌是替胡磊打的!他对你们以礼相待,你们却不知好歹!该打!”

“啪!”

“这一巴掌是替老黄的桑塔纳打的!我好不容易才借了这辆车,你们他娘的竟然敢砸了车窗,该打!”

“等等!”

眼镜男半边脸已经肿得跟馒头似的。他艰难举起手,喘息道:“桑坦纳关我们什么事!”

“哦,对哦。桑坦纳是这个葛胖子打的”

林大宝摸摸后脑勺,突然又抬高了声音,一巴掌甩了过去:“我管你这么多!葛胖子跟你们也是一伙的!”

眼镜男欲哭无泪。

“啪!”

“这一巴掌是替小孩子们打的。”

眼镜男又哭丧着脸问道:“小孩子关我们什么事。”

“你们不尊老爱幼,给小孩子树立不好的榜样!该打!”

林大宝义正严辞说道。他双手左右开弓,每一个巴掌都准确扇在眼镜男脸颊上。没几分钟时间,眼镜男的脑袋就肿得跟猪头似的。

“住手!”

一声闷哼传来,接着一道人影如同坦克似的狠狠撞向林大宝。林大宝微微一怔,一掌拍出。两道人影一触即分,分别倒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。

餐桌旁,那个一直都在埋头吃饭的大个子不知何时站到了林大宝对面,正一脸阴沉看着他。

林大宝甩了甩手腕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对方的力量不小,比起铁山来也不遑多让。有这样的高手坐镇,怪不得这群海西市来的人会有恃无恐。

段烈钧甩了甩手掌,狞笑道:“有两下子。我本来以为青山县只有杀神焦伯一个人勉强能入法眼,想不到竟然还有你这样的高手。小小的青山县,给我的惊喜不小啊。”

林大宝呵呵笑道:“我还以为海西市有多牛逼呢,原来就这点斤两?”

“呵呵,多少斤两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段烈钧嘴角勾起一丝狞笑,大步流星向林大宝冲去。他双手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双拳套,上面布满了暗金色的铆钉。如果被这一拳打中,恐怕不死也得重伤。

“九章先生,小心啊。”

几名穿着晚礼服的小少妇捂住了嘴巴,忍不住向林大宝提醒。

林大宝懒洋洋转过头,对她们抛了个飞吻。

“帅死了!比我家那个死胖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