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野小神医》

“哐当。”

钢管扔在地上,咕噜噜滚到老朱面前。

老朱捡起钢管,目光犹豫。这辆奔驰车他才开了几个月,当初买的时候花了整整一百二十几万。对他来说,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

他名下的小工厂,一年的收入也才不过百来万。这一砸,几乎把他一年的收入全部都砸进去了。

刀哥瞥了老朱,狞笑起来:“还不动手?是不是要让我帮忙?别怪我没告诉你,如果是我出手的话,就不是仅仅是砸车子那么简单了。”

“马上马上!不用刀哥您大驾!”

老朱仿佛苍老了十几岁,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来。他握着钢管来到车子面前,一咬牙狠狠砸了下去。

“滴滴滴。”

尖锐的汽车警报响了起来。

停车场的保安听到动静,连忙跑了过来制止道:“你干啥呢!”

老朱瞪了他一眼,掏出钥匙打开车门:“我自己的车子,想怎么砸就怎么砸!”

说着,他手中的钢管狠狠砸向汽车挡风玻璃。只听得“咣当”一声,玻璃碎了一地。

林大宝扭头望向倪芳和付大彪,淡淡道:“你们呢?”

“九章先生,不劳您动手了!”

付大彪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,朝倪芳那辆新买的奔驰车走去。

倪芳一看就急了,连忙拦住付大彪哭诉道:“老公,这是你给我买的新车啊。”

“滚!”

付大彪厌恶地瞥了眼倪芳,将她一脚踹开。他现在恨不得把倪芳扒皮抽筋,以泄心头之恨。如果不是这个胸大无脑白痴,自己怎么可能会搅到这趟浑水里来,甚至跟九章先生结下梁子。

在青山县谁不知道,跟九章先生结下梁子,就等于是跟整个青山县做对。

“青青,青青你帮我说句话,让他们别砸我的车子。”

倪芳有可怜兮兮地跑到何青青面前哀求道。

何青青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望向林大宝。

林大宝猜出何青青心中所想,于是淡淡道:“如果是你面对这样的局面,你觉得她会来替你说情吗?辱人者,人恒辱之。这是天道循环,你不用为此感到自责。”

何青青这才松了一口气,重重点头。

付大彪面如死灰,咬牙走到新车面前,板砖狠狠了下去。

“哐当。”

前挡风玻璃碎了一地。又一板砖下去,车子大灯也碎了。

停车场管理员远远看到,又跑了过来制止道:“你又干啥。”

“我砸自己的车,关你屁事。”

付大彪掏出钥匙扔在地上。

“傻逼,有钱人都是傻逼。”

停车场管理员愣了一下,骂骂咧咧摇头晃脑走了。

林大宝对刀哥招招手,笑道:“你在这盯着他们。他们什么时候把车子砸成废铁了,你再放他们走。”